【日本】我校汽车工程学院陈洪侠赴日本芝浦工业大学交流心得

发布日期:2019-01-04 来源::理工国际教育交流中心

我从小就在日本动漫的熏陶下长大,对日本文化情有独钟。去日本留学,是我从小的梦想。而且日本汽车也是有口皆碑,去日本学习汽车专业是很多同学的目标。再加上我对日语的喜爱,最终我决定了申请日本的留学交换。当芝浦工业大学的交换offer到来的那一刻,我心中满是兴奋与对未来的无限憧憬。事实上,现在看来,那些幻想和期待远远不及一年里的实际经历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。

到机场的那天中午,从机舱俯视,是东京的繁荣盛景。日本的第一顿饭,是机场的三文治。就这样,我开始了留学生活。

    

学习方面,无论是留学生中心和各国的小伙伴们一起活跃的课堂,还是学部同学合作的发表,都在一种充实愉悦的气氛中进行的。我并不喜欢死学,在实际应用里运用所学让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某些“学习方式”也是有价值的。而且,日本人的认真细致,欧美国家同学的开放大胆,都是学习的一部分。课前课后,这边人们的时间观念会很强。哪怕教室中只有两三名学生,上课铃响起,老师一样会开始耐心的教学。一节时长90分钟的课程,是一定会有大概10分钟的时间用来复习前一次的课堂内容。当然,即便是在这边,上课也会有点名、签到、提问、交课堂作业、布置课后作业等等方式,督促学生听讲、学习。我所在的研究室当中,三名老师要管理近三十名学生进行科研研究。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依靠自觉的,老师们充分相信学生;学生们尽己所能妥善合理安排作息时间。规矩也有,我们每日举行早会,简述自己接下来一日的研究安排;我们每周一举行研讨会,三至四名学生会分享、分析自己研读的一篇文献;我们每周五举行实验汇报,四至六名学生会归纳、详述自己的实验结果。日本的硕士学历毕业并没有太多硬性的要求,所以学生们与老师相处会显得相对轻松与自然一些。

    

个人生活方面,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旅行和摄影,我经常背着相机坐火车去附近旅游。新干线挺贵的,我平时都是坐一小时80公里以下的慢车,或者坐飞机,这一年从关东到九州,走了20几个县,了解到了日本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,参观了各地的名胜古迹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一个人旅行可谓是最好的社会学习,锻炼的不仅是日语语言表达能力,还有解决问题的能力。永远忘不了给我带路的热情市民,忘不了接受我拍照请求的和服萌妹和巫女小姐姐,忘不了握手会上给我签名和我热情拍合影的明星们。每一张照片都是我宝贵的财富。
       
工作方面,根据日本法律,每周可以工作28小时,风俗业除外。只要入境的时候在海关写一张申请表就能获得打工的资格,非常容易。打工是很好的社会学习,可以加深对日本社会的了解。另外,日本人觉得花父母的钱不是什么好事,他们大学生都打工的,打工也算入乡随俗吧。京都用工不是特别紧张,大阪或者东京的单位有可能会跟留学生商量,能否多做几个小时,做不做看自己情况了,学业负担不太重的话可以冒险,被抓到的毕竟是少数。

经过一年的留学,我学到的不仅是日语的语言知识,更多的是建立起了自己脑中的“日本”。去之前,我曾经听见或看见各种关于日本或日本人的言论,不能说它们不对,但是亲身体验总是要深刻些。还有一点,结交了世界各国的朋友,度过了丰富多彩的一年,这一年使我的大学时代更加色彩斑斓,难以忘怀。

       最后,感悟归感悟,学习还是要好好学的,无论日语还是英语。以及特别感谢给我这次机会的学校和老师,从心底里感谢你们,谢谢。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 
重点关注
 
湖北理工国际教育交流中心 © 版权所有
电话:027-87859015 027-87859232 email:zhongfa@whut.edu.cnciee@whut.edu.cnstudyabroad@whut.edu.cn
地址:武汉市珞狮路205号武汉理工大学东院教四楼305室